【奧尤】〈I'm Glad You Came〉

-官方發糧,DJ設定殺死我。

-配圖感謝:琯琯女神 FB Plurk


BGM


〈I'm Glad You Came〉


兩個西裝男子整齊劃一地為他推開了門,巨大的聲音撲面而來,他推過厚厚的人牆,那些隨著音樂擺動的狂歡肉體、閃爍的色彩和飛舞的光點讓他不禁瞇起眼睛,這是和他所熟悉的純白世界截然不同的領域,隨著重低音震動的空氣彷彿拖慢了時間,尤里・普利謝茨基皺起眉頭,妮起了雙眼。

「這邊請,普利謝茨基先生!」帶路的那個光頭西裝男指引他前往更隱密的入口,一邊對著他耳麥另一頭的人指示些什麼,尤里不知道他怎麼聽得見其他聲音,因為他就連自己的心跳都要失落在那些...

+

【オタユリ/奧尤/OtaYuri】〈那台哈雷〉


關於那台哈雷的事。


1.


「啊?」尤里皺起了眉頭,完全忘記自己剛剛跟米拉聊到哪裡,放下手機仰頭瞪著奧塔別克:「為什麼要換?不是才剛保養過嗎?」

他沒記錯的話,奧塔別克是搬到聖彼得堡之後才買這台機車的,車子還很新,他成年搬出宿舍後跟他住進的這間公寓也有附車位,停車不成問題,所以他不是很明白換車的理由。

「我想騎車還是不太安全。」環著坐在自己懷裡的戀人,奧塔別克一邊用平板看新聞一邊回答:「我們都是運動選手,受傷就不好了。」

「但是騎車比較帥啊!」尤里並不想要看見那台哈雷離開,他很享受坐在機車後座兜風的快感:「而且……」

「而且?」奧塔別克低下頭去詢問,但是尤里已經在繼續...

+

【オタユリ/奧尤】〈關於可愛這件事〉


- 長大的設定有,+3年左右的設定

- 長高+長髮Yuri有

- 逃恥梗太可愛借來一用

已經發表在自己的網站上一段時間了,今天趁著有假把帳密找回來發在這邊


〈關於可愛這件事〉


戀愛使人盲目這件事情,在奧塔別克和尤里這對情侶身上可以略見一二,如果要打個比方的話,在尤里竄高將近二十公分,成為貨真價實的俄羅斯之虎之後,只有奧塔別克還能夠毫不在意的覺得自己的男朋友是當年那隻奶聲奶氣動不動就炸毛咆哮的小貓。

奧塔別克自己的身高到了二十歲就徹底凍結沒有往上發展了,兩人之間的身高差從原本的五公分最終來到一八二和一七五之間令人遺憾的七公分差距,...

+

新年快樂!台灣的朋友可以到噗浪索取便利商店雲端打印這款賀年卡的號碼喔!
最近的更新都沒搬來這裡,看趕完稿來搬運個吧。大家新年快樂,記著,願意幫你剝橘子的未必都是真愛,給你第一瓣的傢伙也可能只是想拿你試毒,就找個幫你剝完橘子嚐一個後覺得甜才把剩下都餵了你的另一半吧(如圖所示

+

【オタユリ/奧尤/OtaYuri】


奧塔別克討厭SNS。
http://www.hoshitodo.com/otayuri_any-publicity/

只剩手機還記得lofter的登入,只能發連結了。

+

【Joker Game】【佐三/さくみよ】〈船頭可愛いや〉

忘了桌機版的登入密碼只能發手機了
http://www.hoshitodo.com/sendokawaiya/

什麼都沒有,就是個昭和純情物語(廣告不實
寫來練習一下⋯⋯

+

【雙狐】狐的夜行

注意:死亡/流血/妖異元素有,戰鬥場面有


〈狐的夜行〉


那一天的事情,仍歷歷在目。


白日眼前所見的一切幾乎都因為秋日而染色,此刻黃昏的暖色已經盡數褪去,只剩下薄薄的,冷淡的天光,隱約可以分辨景物的輪廓,從這個稍高的地勢看出去,視野非常開闊。
遠方林地裡那緩緩移動的火焰,彷彿歸來之人手持燈火般搖擺前進的韻律,一步一步地,好像在靠近。那火光映在他靜如止水的金色眼瞳之中,彷彿要將之點燃。

「⋯⋯鳴狐叔叔?」

少年聽到呼喚這才轉過頭去,只見一期一振站在走廊的彼處,一旁跟著的平野藤四郎有些拘謹地看著他,兩人手上都拿著遠征部隊帶回來的點心,似乎是正要前往他身後此...

+

這也是初體驗

那個來San值頗低,雖然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帥哥,也會擔心把愛刀出壞了,不過收到這種留言倒是第一次,如果要給點有建設性的建議總是歡迎的,妝髮道具,為求進步一定樂意虛心受教,但臉不對這種我媽生給我的東西我幫不了您,就請您別來看,至少不要出來散播您的負能量,大家一團和氣,世界和平,善哉善哉,祝福施主一生平安,慢走不送。

+

03/31 長谷部國寶指定紀念日,おめでとう!
順便發一下這邊XD

攝影:湛湛 

+

【にほへし/日壓切】〈恋は一騎打ち〉05+番外 完

日本號x壓切長谷部/にほへし/日へし

現paro/P友梗/灰色系/捏造角色有

01-02 / 03 / 04


05 完


謝謝大家,終於寫完囉!兩萬六千多的日へし初挑戰,希望你喜歡,感謝浮水留言的你QQ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希望很快又能再見面<3

嘩,發完才想到今天正好是1/31,福岡博物館把展覽一個月的長谷部收起來了QQ羨慕有去看到的大家,日本號別哭黑洗很快又會被拿出來了啦(自己說

+

【にほへし/日壓切】〈恋は一騎打ち〉04

日本號x壓切長谷部/にほへし/日へし

現paro/P友梗/灰色系/捏造角色有

01-02 / 03


04


再一章+番外就結束了<3感謝願意留言鼓勵的大家,好暖心,好想一次po出來喔嘻嘻(已經寫完了

+

【にほへし/日壓切】〈恋は一騎打ち〉03

日本號x壓切長谷部/にほへし/日へし

現paro/P友梗/灰色系/捏造角色有


03 


+

變成一個系列了。各種調戲畫得好開心,嬸嬸我戳不到的,日本号你就代我戳夠本吧( ´∀`)/(長谷部:!!!!!

CWT這回辦在情人節,真想印點應景的小東西來搭訕太太啊,求同好嗚嗚(ಥ_ಥ)

+

CWT42無料配布作業中。
喜歡看長谷部哭哭,戳臉會哭,戳別的地方應該也會(在說什麼

+

【日鍛月煉無料配布】【雙僧】【山伏江雪】〈業火〉

配對:山伏國廣x江雪左文字
日鍛月煉特所發布的無料,當時用了完全無關的標題,而且為了塞進三面A5所以放棄了一些部分⋯⋯
希望你喜歡這次的無料配布:3


〈業火〉


他用指尖追溯那火焰的紋路,一路從雙眼圓睜的神祗臉孔開始向外走;一開始只是好奇在覆蓋男人整個背部的所有紋路裡,他選中的這一筆會帶他著他的手到哪裡去,他並不知道走到了盡頭要做什麼,但是襯著那冷得幾乎與他髮色合而為一的清晨微光,他的思緒跟著他手指在男人身上起伏的麥色丘陵遊蕩,那些形狀輪廓都清晰可見的肌肉,正隨著那人的呼吸心跳輕輕起伏,感覺自己的舉動似乎沒有打斷對方的睡眠,也就沒有一開始的戰戰兢兢。

他撐著臉在那裡看著男人方才翻身過...

+

灣家場次 日鍛月煉。特的無料,

石青和山伏江雪,喜歡的太太歡迎來攤位上玩唷<3

+

【石青/雙狐/爺姥】〈貧窮貴族物語〉二

〈貧窮貴族物語〉一
石青/雙狐/爺姥主,微鶴一,另有花鳥風月四人損友眾(以及各種崩壞
本回爺姥主場,廢柴爺注意
小心慎入


---以下為未讀訊息---

虎徹 :宗三  我幫你簽到了
左文字 – 宗三:多謝,晚上請你喝一杯
歌仙兼定:你這傢伙又翹課了啊?
左文字 – 宗三:昨天打工喝多了呀,沒辦法
歌仙兼定:
給我好好盡學生的本分啊喂!話說你那到底是什麼打工?
左文字 – 宗三:
說到這個,青江怎麼一直已讀不回呀?還在沮喪嗎?脫處未遂^^


青江長長地嘆了口氣。

「好討厭啊⋯⋯⋯⋯」

歌仙轉過頭來,用一臉看到...

+

【爺姥】〈湖水綠〉


這樣說起來,一開始的確是因為眼睛的緣故。


珍珠玳瑁,珊瑚玉石,薄香藤黃,柳染青丹,他見過不少,女人身上穿著的織錦繡色,男人漆塗樓堂廟宇的金銀紅彩,如花笑靨也好,覆滅一切的業火也好,在他眼裏最終都因著彷彿被無限拉長的時間而變得模糊,偶爾會有那麼一瞬,他會回想起左大臣來訪那日春日宴酒艷極了的滿城緋櫻,偶爾他會想起大君出嫁那日那人漆金帶菫的禮袍,不過那畫面就像是吹動書紙時閃現的一頁,轉眼便消失在記憶的視線之中。

再怎麼說,也是一副流連輾轉身,太多記不得的事情,太多想要忘記的事情,太多記不記得都無所謂的事情,哪個最終都荼蘼,哪個最終都褪色,哪個最終都盡覆於火,於煙,於時間,於這碾缽般的大千,彷...

+

【石青】〈千秋萬世〉

他閉上眼睛,隱約可以嗅到泥土的氣味。

那是雷聲順著豆大的雨落下,打在剛剛翻起的濕潤黑土上掀起的味道。

祈求豐收,祈求雨,祈求平安,祈求無災無病,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曾經那麼漫長的時間就在聆聽君王、貴族、神官、耆老和百姓的訟唸聲中過去了,但這是第一次,他知道自己在向那沒有面孔的神明祈求的是什麼樣的東西。

是那風裡濕潤的氣味,是收割稻子時的草和土和汗水,是在腳下焦灼乾涸龜裂之時讓一切沉降並且重新飽滿起來的那一場雨,是在清冷的雨裡,那人哼著歌歸來,一臉無奈的笑著卻又淘氣的表情。

「不是說了會下雨嗎?」他問,那人走近,仍在笑著。

「斗笠讓短刀戴著啦,」把濕了的長髮撥開,大概因爲神情放蕩的...

+

【石青/雙狐/爺姥】〈貧窮貴族物語〉

石青/雙狐/爺姥主,微鶴一,另有花鳥風月四人損友眾(以及各種崩壞
本回石青主場,廢柴爺、迷妹青江注意、R
小心慎入


〈貧窮貴族物語〉


他很緊張,無所適從。

笑面青江,今年就讀真劍大學三年級,此刻面臨人生絕體絕命的大危機。

「可以先開電視,等我一下喔。」


男人的聲音從這間3LDK公寓的廚房傳來,雖然空調是開著的,傍晚舒爽的微風從陽台打開一條細縫的落地窗吹進來很是舒服,但是他卻全身冒汗,心臟跳個不停,呼吸困難⋯⋯


抱歉,因為他太興奮了啊啊啊啊啊!!!


他四處張望,這就是石切丸的家嗎?好大好漂亮啊,跟自己和室友合租的小套房比起來真的是天堂,雖然擺設很簡樸,大多數的地...

+

作業中,還有幾天⋯⋯

+

本想打個文,但是不記得Flynn吃什麼配對,所以最後還是擼了張賀圖,Flynn大大生日快樂唷,期待看你出光忠はは!

+

[歌青/石青]〈間接接吻〉


歌青<石 這樣的病病小短篇。
每日通勤短文挑戰01
流血表現有。

--

「不介意我坐下吧。」

石切丸回過頭,只見三日月宗近站在那裡,看著他看的方向。
「哎呀,」他說:「是在種田呢,那裡。」
黑髮男子不置可否。
「不坐嗎。」他淡問。
「不了,那樣的興趣,我是沒有的唷。」三日月回答,暱了他一眼。
於是那張總是溫柔和藹的臉上出現了難得的表情,訕訕地笑著。

「是嗎,很有意思唷。」

他喜歡看著那兩人奶貓似的,旁若無人地嬉鬧,依偎,追逐。

親吻。

「你啊,小心點,」歌仙皺著眉頭看綠色長髮的青年空手拔草:「直接抓會被割傷的。」

「哎呀,那麼,到時候要幫我親一下傷口唷,」對方眯起眼睛,撒嬌似的拖長尾音,對於被扔在一旁破掉的...

+

【山伏江雪】〈佛說〉

CP:#山伏江雪#雙僧
Tag:#模糊的歷史AU#年下山伏
作者沒什麼佛學素養,如有錯處還請多擔待,善哉善哉。
超級短篇(因為下半部嚕不出來


〈佛說〉


那個男孩在一個雪夜裡拜訪了他所主持的寺廟,他在雪中走了幾百里的路,為了是要給他一封信。他倒在寺廟的門前百碼處,是循著山鴉的騷動和鳴叫,他才找到了他。


「請問,師父在信上說些什麼呢?」
那鼻子和手腳都凍壞了的孩子捧著湯碗這樣問,深山古寺,夜靜落雪,他的眼光落在了男孩袖口露出來的火焰紋樣,久久未言。


「你留下吧。」最後他這般說道:「就在這裡,跟著老衲修行⋯⋯」
原本以為孩子能夠明白自身處境的無奈,但他焰紅的眼睛裡閃著非常單純的期待。是,小...

+

【雙狐】〈金魚か知りたげ〉

蟬聲大作,突然之間,夏天就降臨了。


「說起來鳴狐的話真的很少呢,雖然從者的狐可以理解就好,這樣也很不錯就是了⋯⋯是什麼都會向對方說的嗎?」

少年輕輕晃著手裡的團扇,薰香,風鈴和著微風清爽的氣息,迎面而來。鳴狐看著召喚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此人這樣問,搖了搖頭。

「嘛,也是啦,對方也有不能明白的事情吧,或是秘密什麼的⋯⋯你們的話,一定有很多秘密吧?」

銀髮的少年沈思了許久,然後才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

「嘛,秘密的話,如果對誰都不能說,就向金魚訴說好了。」

「⋯⋯金魚?」

難得的出於困惑而開口詢問,問話的尾音消失在空氣中,遠方隱約可以聽見同伴們在通鋪裡吵鬧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所有...

+

【刀劍亂舞】【雙狐】【賀文】〈初戀多半都是失戀收場的〉

原文見本站,同天生日的還有沙沙大大的賀文

現代學Paro,老師小狐丸x學生鳴狐
其他刀劍男士出場有

小心服用


__________


「咦?不是吧?你是說真的嗎?」
「什麼?什麼是真的?」
「三条老師有未婚妻了?」
「是真的,剛剛二年級上英文課時有女生起鬨,問老師說如果是學生送的巧克力收不收,結果老師說就算是義理也不能收,不然未婚妻會生氣的⋯⋯佳奈!」
「嗚嗚⋯⋯」
「沒事的,哭出來吧⋯⋯」
「未婚妻是怎樣的人啊?」
「不知道,老師沒有說⋯⋯」

不遠處 戴著口罩的銀髮少年轉過頭來,看著幾個女孩圍在少女身邊安慰她,但是不少人自己也在哭泣著,他擦著黑板的手早就停了下來,凝固在那裡動彈不...

+

【雙狐】狐的疑問



狐的疑問


「那麼,請進。」

紙門被拉開的時候,藥研藤四郎並沒有抬頭去看是誰進來了。任何人都可能拉開諮詢室的大門,不管是怎樣的問題,他都會盡力解答。
雖然說手入室的存在是為了治療戰鬥中受到的傷害,但是對於初次得到人類身體的付喪神而言,要用自己不熟悉的型態生活,難免還是會碰到很多問題,這也就是為什麼大將特別撥了一間小茶室和一本家庭醫學大全給他,讓他替刀子們解決這類問題。
雖然我也能回答啦,不過我一點也不想跟看起來已經是成年人的傢伙解釋什麼是夢遺。那個大將是這樣說的,所以作為最早被召喚出來的刀子之一,藥研便擔負起了這個責任。
他的諮詢室固定只在星期三中午過後到晚餐前開張,截至目前為止,...

+

【刀劍亂舞】【雙狐こぎなき】【賀文】鳴神

MAo大大生賀。


鳴神


雷聲驟響,懷裡的少年肩膀一緊,原本思緒如吐出的菸一樣四處飄散,一下子就讓他回到了現實,小狐丸低下頭去,眼睛裡閃過了有趣的神情。

小狐狸怕雷聲啊。

窗外大雨雖然把燥熱驅趕走,但是一夜驟雨,氣溫也足夠讓手裡握著那副精瘦的肩膀微微發涼,他下意識地收緊了手,但是對方卻突然轉過身去,臉也不再對著他了。
糟糕,好像適得其反了,他心想。
畢竟誰也不想被人覺得自己膽小或軟弱,明明是身經百戰的刀子呀。


轟隆⋯⋯


這下子該怎麼辦才好呢,小狐丸清了清菸灰,雖然還是躺在他懷裡,但是是在鬧彆扭吧,這讓他有點不知所措,這個樣子,還真是少見。
菸管淨空,他悠長地吐了...

+

【刀劍亂舞】【雙狐】【比基尼】山吹茶與白

比基尼大騷動的短篇擴寫


山吹茶與白


「包裹?」
「是的,還請務必要轉交給審神者。」
今天當番在門口接待的前田藤四郎有些猶豫。
「請問是怎樣的內容呢?」
「是這次政府為了募集資金所推出的產品,請務必要試用,我們會派人來回收感想。」總是帶來消息的那隻狐狸是這樣說的。眼前這個包裹裡似乎有不少東西,雖然看不到內容,不過既然是政府送來的,應該就沒有問題了吧。
「我明白了。」他說,簽收了包裹。


「那麼,這到底是什麼呢?」


不多說這邊走,相信大家懂我意思。


+

【雙狐】狐之話 短篇兩則

狐之話 短篇兩則

雙狐


其之一 如是神隱


「鳴狐叔叔?」
「叔叔,哪都找不到呢。」
「是嗎?」

難得的假日,沒有出陣,沒有內番,懶洋洋的本丸裡,短刀們在找一把打刀。

「沒看見呢,今天沒有當番的話,的確就不知道上哪去了呀。」廚房裡,帶著眼罩的男人這樣說:「話說也沒有出來吃午餐,都要收拾了⋯⋯」
令人擔心的證詞。

「是躲起來要嚇你們一跳吧?哈哈。」躺在廊下的白髮男人這樣說。
鳴狐叔叔的話,應該不至於吧?

「會不會在哪睡午覺呢。」爺爺笑著說。
雖然不大有可能,不過還沒找過的地方,就只有其他寢間了,也許是到哪一間去拿東西,天氣正好,就睡下了吧。

「打擾了!...

+

© 星斗 Hoshito | Powered by LOFTER